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http://kd666.weebly.com/
  • 1052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好預兆同人】噓…不能說出的節日

克羅里將手上最後一塊碎麵包丟入聖詹姆士公園的湖面中,灰綠色的鴨子呱呱叫嚷,簇擁而上搶食著牠們從天而降的餐點。

距離上次那個驚天動地的審判日之後(或許感到『驚天動地』的只有包含他們在內的少數人,大部分的人類只把它當作運氣超背的一天,隔天就拋到腦後了),他們兩邊的上司似乎完全沒有下一步的動作,也許是打算重新計劃下一次的到來,又或者,是他們根本懶得收拾這個尷尬的爛攤子,所以索性撒手不管,任由這個敏感又難搞的議題放著爛。

不過,至少他非常滿意這樣的結果(他相信現在站在他身邊的天使也是),他們沒有被升遷或降職,依然保持著人間特派辦事員的身分,這表示在下一次末日到來之前,他們可以一直維持這種逍遙自在的快樂日子。

阿茲拉斐爾拍拍身上的碎屑,面帶微笑轉過頭,藍色的眼睛看著克羅里。
「餵完了?」他盯著那群鴨子,物質主義的小渾球,一發現沒有麵包可以吃,便迅速划得遠遠的,向另一頭的遊客討食物。
「嗯。」他點點頭:「餵完了。」
「那我們走吧。」他拍上阿茲拉斐爾的肩,愉悅地踏過草地,他們今天仍一如往常地約好了共進晚餐,就好像審判日從來沒發生,也再也不會來似的。
「今天不去麗池嗎?」天使發現克羅里腳步輕盈,愉悅地哼著小調,而麗池大飯店在他們身後的那個方向。
「噢,我記得你上次說過想要試試看十五街轉角的法國餐館,而剛好他們的聖……特別晚餐,看起來還不錯。」
「你訂了法布羅的聖誕套餐!?」阿茲拉斐爾的雙眼不自覺地綻出光芒,在他記憶中,那間轉角的小店總是大排長龍,但一個人去吃似乎又沒什麼意思,他只是向克羅里隨口提起,沒想到會在這麼一個特別的日子得到驚喜。
「是特別晚餐。」惡魔回頭糾正。「而且你知道我不搞訂位那套的。」
「可是,今晚是聖誕夜……」
「喔,拜託,天使。」克羅里受不了地回頭,翻了翻白眼。「你一定得這樣破壞我的好興致嗎?」
阿茲拉斐爾聳聳肩:「我只是怕你忘記,所以提醒你一下。」
「忘記!?」他的喉間發出嘶嘶的笑聲。「我想,你不會在這兒找到第二個肯在聖--今天--出現在大街上、與天使肩並著肩行走、還沒有躲起來的惡魔了,阿茲拉斐爾。」他的皮鞋踏在草地上,壓出了淺淺的印子。
「我知道,」阿茲拉斐爾依然有些好笑地看著克羅里。「而且我也不打算找第二個惡魔陪我共進晚餐。」
克羅里挑眉,滿意地揚起一個微笑。

* * * * *

在一頓心滿意足的晚餐過後,他們兩人已經有點微醺(或許該說是,酩酊大醉),阿茲拉斐爾坐上了那輛黑色的老賓利,一邊繫好安全帶一邊繼續與克羅里爭論關於基督(克羅里堅持不說出這個字)出生的那個馬廄是哪邊的傑作。

「嗝…你、你得承認,在破馬廄出生真不是個好主意……」克羅里在車內摘下了墨鏡,惡魔特有的金黃色雙眸現在可以更清楚地看見阿茲拉斐爾。「所以我說,是我們這兒有人在路上阻撓了他們……」
「才不是……呢。」阿茲拉斐爾嘟起雙唇,揮手表達不滿。「你明明知道,在路途上有天使指引著瑪麗亞……」
「夠了,我才不相信你們那套鬼話……」他又打了一個酒嗝,分岔的舌頭在口腔內捲動。
克羅里轉動鑰匙,車身傳出引擎發動的震盪。
「…你確定你還能開車?」阿茲拉斐爾疑惑地看著惡魔,如果沒記錯的話,他們的酒量應該相當,而自己的腦袋已經有點昏昏沉沉了。
「嘿,不要小看我。」他拍拍方向盤中央,儀錶板已經自動亮了起來,車輪開始緩緩轉動。阿茲拉斐爾將身子沉入黑色的皮椅中,讓皮革特有的沁涼舒緩酒後的燥熱。克羅里看著身旁的天使將雙手交疊垂放在胸下,指甲修剪整齊的手指覆蓋著圓潤的皮膚,克羅里不禁輕笑出聲。

「怎麼,喝醉了想睡?」他故意用諷刺的腔調說著。「我還以為有人在好幾百年前就不斷提醒我,說我們不需要睡眠。」
「我只是在休息。」阿茲拉斐爾白了他一眼。
「你該試試,就會發現其實那還挺享受的。」老賓利平穩地行駛在夜晚的街道上,昏黃的路燈在黑色的引擎蓋上拉成一條條長型的光線。
「我覺得那根本是浪費時間,還不如……」
「還不如拿來看書。是是是,我知道。」克羅里兩手一攤。他太瞭解天使的喜好了。
阿茲拉斐爾哼哼,轉頭看著窗外的街景,他忽然覺得有這樣的代步工具還真是方便,思索著自己是不是也該弄一部來玩玩,不過馬上就打消了這個念頭。算了,反正大部分的時候,克羅里都會載他,何必給自己添麻煩呢?
白色的柔軟小顆粒落在眼前的車窗上,阿茲拉斐爾眨眨眼,花了兩秒才看清那是什麼東西。
「嘿,克羅里,你看,下雪了!」
「該死,我今天早上才洗的車!」
「………。」
「啊?幹嘛?」克羅里覺得天使看他的眼神很奇怪。「你為什麼那樣看著我?」
「沒事,當我沒說。」阿茲拉斐爾再度轉過頭去。跟一個不過宗教節日的惡魔解釋聖誕夜飄雪的情懷實在是一件蠢事。

老賓利開到了舊書店門口,阿茲拉斐爾走下車,帶著濕意的冷空氣吹起了他金色的頭髮。
「好啦,晚安。」克羅里在車內朝他擺擺手。「進去吧。」
「晚安,克羅里。」
「明年見?」雖然再過不到一週就是新年,但克羅里喜歡將這種老式的幽默用在天使身上。
「明年見。」阿茲拉斐爾跟著微笑,「喔,對了……」他的眼神望了一下車內的助手席。
「嗯?」
「沒事,就這樣。」他擺擺手,轉身走進了舊書店的門。

而直到克羅里再次將老賓利啟動,他才發現自己身旁的座位不知何時多了一個紅紅綠綠的小包裹--而那很明顯就是天使準備給他的聖誕(這應該算擦邊球,他沒有說髒話)禮物。
「嘖,就說了不要再給我這種東西……」他一邊抱怨,一邊拆開了包裝紙。
還好,裡面並沒有時下流行的,畫滿了吹喇叭的小天使或是寫滿祝福的卡片。

小小的盒子裡面只躺了一些包裝成金色的巧克力酒糖。
是他最喜歡吃的那種。

「這老傢伙就是講不聽,在上面的節日送禮物給我是什麼意思嘛……真是的。」他碎碎唸著,拆開金箔將酒糖丟入口中。

黑色的轎車往高級住宅區毫不遲疑地駛去,而坐在裡面的駕駛,感受到了另一種不同於酒意的微醺。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