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http://kd666.weebly.com/
  • 1052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X-MEN同人】物質主義

在加入尚的陣營前,激流從未真正理解過什麼叫做「生活」。或者該說,「好的生活」。
他一直以為只要每天吃飽穿暖,沒有人來找麻煩,就是最好的日子了。

遇到尚和艾瑪後,除了可以再也毫無顧忌地展現自己的能力而不會被當成怪胎追打,他也開始學習分辨衣服的質料、食物的好壞、還有所謂的「品味」。
尚老是說,要讓別人尊敬你,除了力量之外,你必須在物質上取得壓倒性的勝利。
而艾瑪老是把他當作一個等身大的穿衣娃娃,每天樂於給他換上不同的服裝。
他原本覺得有些不自在,可是眼看阿薩佐也是這樣從容地任由艾瑪擺布,心想這或許是很合理的事情吧?

所以來自西班牙鄉間的小伙子就此穿上名牌西裝,跟著資深的變種人BOSS以及其他愉快的伙伴們一起在世界各地遊蕩。他對尚的目標其實沒有什麼太大的興趣,反正他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現在已經比小時候好過太多了,激流對這點還是蠻感恩的。

在這些年中,他學會了品嚐魚子醬的方式、選擇昂貴的衣料、分辨女人的香氛;他的休閒活動從在貧窮的村莊中偷竊食物變成了陪尚打高爾夫球和當艾瑪的購物幫手(他是負責提行李的那個),以往不敢輕易示人的特殊能力成了正常的體能訓練,而且現在,他多了一個非常好的訓練夥伴--惡魔阿薩佐。

他不知道阿薩佐的身世,也不知道他過去到底怎麼以這身異常醒目的外表撐過來,反正阿薩佐自己不說,他也沒有興趣。他們這類人有太多不想提及的過去。

而身為他的體能訓練導師,阿薩佐可是一點都毫不留情。

不過,嚴苛的訓練還是有讓激流喜歡的地方--比如說,當阿薩佐碰觸他的時候。

一開始,阿薩佐只是矯正他的動作,偶爾會握著他的手,教他一些劍擊術。後來,當他們的訓練課程越來越進階,他開始被阿薩佐要求了解自己的身體。他不懂那是什麼意思。

「教我。」他說。
阿薩佐先是露出了一個有些驚訝的表情,接著吐出一個微笑般的嘆息,對他招招手:「過來。」

阿薩佐的體溫總是很高,就像他火焰般的膚色一樣,被他碰觸的時候,激流會忍不住發抖,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
「害怕嗎?」阿薩佐低沉的嗓音在他耳邊響起。
激流搖搖頭,「不…不是……」他從來沒有被這樣摸過,他覺得很新奇。「有、有點奇怪…」
「哪裡奇怪,說說看?」
阿薩佐的聲音帶著毫不掩飾的笑意。激流知道他是故意的,但卻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麼做,但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阿薩佐粗糙的手掌探進休閒服的衣擺,滑過腰側時激流抖了一下,然後他用力摀住嘴巴--他差點發出奇怪的聲音!
「怎麼?」
又是一個明知故問,青年搖搖頭,用帶著疑惑跟慌張的眼神看著惡魔。後者的微笑看起來有點危險,他拉起激流的上衣,低聲道:「壓住。」
激流照做了,即使他知道這個決定很可能是錯的。

他有些驚訝地發現阿薩佐在他面前跪了下來,他本能地就想要退後一步,卻發現對方的手已經緊緊扣住他的大腿。他眨了眨眼睛,打算無論如何要問個清楚:「阿薩佐......」

而惡魔只是直直盯著他,揚起了嘴角,湊近了他的肚子,伸出舌頭舔了一下。激流只覺得一股熱流從被舔的地方之下竄了上來,他努力想要讓雙腳站直,畢竟這也是訓練的一部份,可是卻覺得雙膝不自覺地想要彎起,連腳底都痠麻了起來。

「感覺到了嗎?」阿薩佐低低的聲音有些調侃,有些寵溺。

激流只能咬著下唇,點點頭,深怕一開口就會發出呻吟。他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沒有任何傷口,沒有一絲疼痛,自制力卻會如流水般指縫間溜走,但是他相信這就是阿薩佐要告訴他的事情,如何在這樣的狀況之下,仍然抱持著冷靜,仍然能夠控制自己的身體。
但是阿薩佐給他的挑戰可不只這樣而已。惡魔開始用舌頭跟牙齒在他身上肆虐,從結實緊繃的小腹,接下來甚至到胸口,而在他一口含住某個大出激流意料之外的部位時,青年終於覺得事情不太對勁。
「等、等一下。」他從沒這麼想要說話過,激流想推開阿薩佐,但卻發現自己的腰身已經牢牢地被鉗在那有力的臂膀裡,以他的力氣根本無法掙脫,「有必要做這種事嗎…!」
「不舒服嗎?」
為什麼那個問題會換來這種回答?激流楞了下,但還是誠實地搖頭。
「那就好。你喜歡被摸這種地方吧?」阿薩佐說著,手就往他後腰捏了一下,這一下讓青年差點叫出來。他又羞又窘地看著同僚,微微喘氣,「我…」
「我說了吧,要瞭解自己的身體啊。不過這種事情通常沒辦法自己做,就讓我來幫你一把吧。」
激流發誓,那是他看過最不懷好意的笑容。

「哼、嗯……」他隨著阿薩佐口腔的動作,忍不住發出了呻吟。他全身的力氣就像被帶走一樣,整個人癱軟在阿薩佐的懷裡。
「專心啊,小鬼。」阿薩佐舔著他,發出嘖嘖的聲音,「你的注意力渙散囉。」
他又羞又氣地瞪著眼前的惡魔,想要推開他或是反擊什麼的,但是無奈使不上任何力氣。
他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要隨著那個火燙的舌頭迸出,他以前從來沒有遇過這種事,說白一點,他根本沒有摸過自己!事實上他連自己的身體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更遑論觸摸探索了!

就在他腦袋裏的思緒變成一團混亂的漿糊時,阿薩佐離開了他,他的勃起在空氣中可憐地抽動著,上頭沾著晶亮的液體。
「阿…阿薩佐……?」他的聲音接近哭泣,他不喜歡這種突然被扔下的感覺,他需要剛才那種溫暖。
「今天到這裡為止。」惡魔舔著唇角,居高臨下地睥睨他。
「什…」
「今晚回去學著觸摸你自己,明天我們繼續。」

在這之後,他從生澀又羞窘的自我探索,到後來習慣於阿薩佐的碰觸,進而享受對方的愛撫。阿薩佐的手又熱又大,它們有些粗糙,上頭帶著舞劍而產生的厚繭,摩擦過自己身體的每一吋;他特別喜歡溫厚濕潤的掌心包覆著自己,在這時他會發出長長的喘息,在對方的懷中扭動,惡魔會在他耳邊低吟,要他稍安勿躁;他第一次被進入時,嚇得哭了出來,他不知道自己的身體竟然可以容納那樣巨大又火燙的東西,阿薩佐一邊親吻他,一邊緩慢地律動,他覺得暈眩卻又帶著快感,阿薩佐將他的身體敏感度開發得極好,他的導師讚賞般地親吻他,給予他至高無上的憐愛。

* * * * *

海上的陽光炫目耀眼,尚的奢侈品向來用最頂級的材料打造,當然,這艘私人遊艇也不例外。
激流和阿薩佐肩並肩躺在白色的海灘椅上,經過這些年來,他們已經學會融入並享受這些物質生活,反正尚很有錢,他們又何必和自己過不去呢?

阿薩佐喜歡曬太陽,他的體溫原本就比一般人高出許多,所以他不喜歡寒冷的地方,只要氣溫一旦下降,他就會覺得自己四肢僵硬,活動力也跟著下降。
激流天生就擁有一身漂亮的蜂蜜色肌膚,經過數年來的訓練,他身體的線條變得更加俐落健美,他出生於溫暖的國家,陽光對他而言就像是必須的養分,所以當他們沒有工作要處理的時候,他就會和阿薩佐挑個好地方,拿本書或一杯調酒,做上半天的日光浴。

溫暖的陽光讓激流昏昏欲睡,微鹹的海風吹進他的短褲和白色休閒服,他的呼吸變得平穩,意識逐漸矇矓。
有一股搔癢感從他的小腿傳來。接著是膝蓋,大腿,然後爬進他的褲腳。
他有些不耐地睜開眼,發現阿薩佐的尾巴正在自己身上捲曲滑動。
他轉頭想要瞪他一眼,卻看見阿薩佐的臉上蓋著一本書,而且呼吸規律,看起來就像睡著了似的。
紅尾巴的尖端伸進自己的褲襠內,緩慢卻俐落地滑動,阿薩佐對他身體的每一吋都瞭若指掌,他太清楚如何撩撥起激流的情慾。

「阿薩佐。」他開口。
紅色的惡魔沒有反應。
「阿薩佐。」他又叫了一次。
阿薩佐依然沒有反應,但激流敢肯定那本書下頭的五官肯定正在得意地竊笑!
想裝睡?他可不是當年那個青澀的毛頭小子,沒這麼簡單!
他側過身,捉住了阿薩佐的尾巴,明顯看到對方因意料之外的反應而微微震動一下,於是他勾起嘴角,像無數次愛撫對方性器那般,撫摸著那個有著光滑表皮的尾巴。
他的左手手指挾住尾巴細長的尖端,右手手指與掌心來回抽動,他發出阿薩佐最喜歡的那種貓咪般的呻吟,帶著一些享樂的呼嚕聲,他的大腿內側若有似無地碰觸尾巴較粗也較敏感的前端,反過來挑逗對方。

「啊,你這小惡魔。」阿薩佐終於轉過身來,咧開嘴的笑容使他露出了尖銳的牙齒,「我最優秀的學生如此好學,看來是想要領取他的獎賞?」
「不,老師。」激流露出貓般的微笑。「我只是看您睡姿不佳,想好心地叫醒您而已。」
「那麼你做得很好,我的確已經醒了。」阿薩佐一個旋身,將青年壓在身下,激流可以感應到自己的雙腿間卡了一個巨大又火燙的堅硬物體。
「啊,好熱,別貼這麼近。」他瞇著眼推開阿薩佐,努力忍住浮上嘴邊的得意笑容。「你擋到我的陽光了,不要妨礙我的日光浴。」
他在阿薩佐身下慢慢伸了個懶腰,修長的四肢時不時擦過阿薩佐精壯的身體,他的胸膛隨著動作起服貼上對方的,下腹也因兩人間的距離狹窄而貼上阿薩佐火燙的勃起。
「好熱啊,阿薩佐。」他故意用撒嬌的方式皺著眉,沾著酒液的手指貼近唇邊,粉紅色的小舌舔了舔,發出低沉微小的呻吟。

他到底把這孩子養成了怎樣的一個小怪物啊!阿薩佐不禁在內心感嘆。

「以學生來說,你真是優秀過頭了。」紅惡魔逼進他,激流笑了笑,然後主動湊上唇。竄進嘴裡的靈活舌頭帶著他已經熟悉的微高溫度,隨著親吻亦發激烈,阿薩佐的手也開始在他身上撫摸遊走。嘴巴被封住的激流只能從鼻腔發出甜蜜的哼聲,而這讓惡魔的下身又漲大幾分。青年不干示弱的也將手移到阿薩佐下腹,沿著精壯的肌肉往下探進褲頭,在重點部位周圍流連。
這讓惡魔發出了低吼。
「你這小混蛋…」他咬了激流的耳朵一口,那是他身上眾多的敏感點之一。
激流的身子像被電擊般抖了一下,他修長的雙腿夾住惡魔的腰,將他朝自己拉近。
「給我…」他像隻無尾熊似的纏住阿薩佐火紅色的身體,「快點…」他單薄的白色短褲已經被拉至膝蓋,他們堅硬又火燙的性器貼在一起,激流埋在阿薩佐的頸間,啜吻著他的鎖骨。

「別急啊,我不是說過,要有耐心。」阿薩佐將一旁桌上的調酒杯拿起,一滴一滴倒在激流起伏的蜂蜜色裸肌上,冰涼黏滑的觸感讓他小聲抽氣,肌膚泛起一陣陣的小疙瘩。
他舔舐那些沿著完美線條滴落而下的酒液,他的手指也沾取了一些,塗在激流那個因急燥而抽搐的濕潤洞口上。酒精和糖漿的刺激讓激流大聲叫了出來。

「不…不要……」他半推半就地呢喃,「那個很難清…啊啊……」阿薩佐的手指已經探入他的體內,試探著他是否已經準備好。「不要再折磨我了…快點…!」
「你這麼可愛,我可不想一開始就把你操壞。」
「沒、沒關係…直接…」他嘟囔,體內的肌肉已經緊緊包覆著惡魔的手指。「快進來…插我…用力操我!」
阿薩佐皺眉,懲戒性地用力咬了他的乳首一口。「我教你的東西都忘光了嗎?嗯?」
激流顫抖著,額角已經滲出豆大汗珠。「沒…沒忘……」
「我說過什麼?嗯?」
「要…愛惜自己的身體…嗯嗯、」他體內的手指開始竄動,「對不起……」
「很好,乖孩子。」阿薩佐的手指抽出,又沾了一些酒液塗在自己的勃起上。「現在你準備好了嗎?」
「是的,我準備好了。」他張開自己的雙腿,將粉紅色的洞口展現在男人面前。「請你上我,求求你。」
「很棒的答案。」
阿薩佐滿意地舔咬他的唇,然後將暗紅色的怒張抵在已經濕潤的穴口,腰用力一挺,在進入的瞬間,激流也尖叫出聲。
「啊…!」
「呼…」惡魔舒了口氣,那緊裹住自己的地方一如他第一次品嚐到時同樣美好,「你超棒的…」他發出喟嘆,然後開始挺動腰身。
「啊、唔、」激流緊摟著阿薩佐寬厚的臂膀,修長的雙腿夾住對方精悍的腰,隨著動作配合著扭動腰身。巨大的熱塊一次又一次撞進他身體裡,擦過緊繃的內壁,捲起無上的快感。他不斷喘息、呻吟,分不出身上的到底是自己的還是阿薩佐的汗水。
「嗯、好棒…啊!再、更深一點…」
「貪心…」
雖然嘴裡這麼說,但阿薩佐樂意之至。他挺起上半身,雙手抓住激流夾在自己腰上的腿,然後更用力地挺動。
「啊…!阿薩佐…!」
青年的腰彈了一下,發出近似哀嚎但是又充滿甜膩撒嬌意味的聲音,腿間勃起的性器濕漉漉地顫抖,隨著抽插的節奏晃動。
雖然經過長年的訓練,使得他的體格算是修長結實,但比起壯碩的阿薩佐還是硬生生小了一號,他纖細的腰肢被阿薩佐的大掌拑住,蜜色的肌膚隨著動作滴落汗水,他緊緊攀著阿薩佐的肩膀,承受一次又一次的挺進。
「好、熱……好喜歡……」他語無倫次地呻吟,內壁的肌肉顫抖緊縮,阿薩佐粗重的喘息吹著他的脖頸,他濕潤的勃起被夾在自己和阿薩佐之間摩擦,熱燙又搔癢難耐。
阿薩佐換了個姿勢,將他抱起,抬起他的腰又重重放下,他的手指捏著那對緊緻渾圓的臀部,將入口處撐得更開,好擠出更多更深的空間容納他大得不像話的陰莖,激流狂亂地擺著頭,一邊哼哼說著不行了不要了,但是一邊又將他吞得更深。他的雙腿因快感而顫抖,身體因受到過多的刺激而癱軟無力,阿薩佐撐起他,用嘴封住他接下來的喘息呻吟。

他再次離開那雙被吻得紅腫的唇時,激流大口大口喘著氣,他已經快要到達高潮,但阿薩佐溼熱的大掌卻握住了他,抵住他的前端,不讓他解脫。
「阿…阿薩佐……放、放開…!」他半惱怒半哀求地開口,對於總是被惡魔玩弄於股掌間的自己感到洩氣。他感到體內的堅挺加快了速度,並發現阿薩佐的身軀微微震動,「笨、笨蛋--!不要射在裡面……!」他拍打著阿薩佐厚實的胸膛,但對方絲毫不為所動。
「嗯--啊啊啊………」阿薩佐滾燙的精液在他體內噴射而出,同時也放開了他的束縛,他顫抖著將白濁的液體噴在阿薩佐火紅色的肌膚上,而他狹窄的體內再也沒有多餘的空間,方才射在他裡頭的液體便從兩人交合處汩汩流出,沿著緊緻的肌膚順流而下。

激流滿面潮紅地喘著氣,嫣紅的雙唇半闔,他高潮過後的眼神迷濛且濕潤,阿薩佐有如一頭饜足的獵豹,像在飽餐一頓後舔舐爪掌那般舔著激流泛起薄汗的額角,細碎地啄吻他。

「你真性感,真是可愛。」他咬著青年蜜糖色的耳骨,似乎很喜歡這種肌膚貼合的餘韻。
「你這…混蛋……」激流終於回過神來,羞惱地瞪著他。「都說過了不要射在裡面,你每次都當耳邊風!對啦,反正最後要清的不是你嘛,該死的渾球……」
「我很樂意在浴室裡為你服務。」阿薩佐咧開惡魔的笑容,將懷中人打橫抱起,心裡滿滿都是如何在浴室內再度將他吃乾抹淨的壞主意。
「才不要!放開!」激流一眼就看穿他毫不遮掩的詭計,他蹙起眉頭掙脫了阿薩佐的懷抱,逕自將不整的衣衫拉好,有些彆扭地走下了甲板。

「別妄想闖入我的浴室;誰弄亂的誰負責,你就在這裡一個人掃甲板吧!」
他氣呼呼地撂下狠話,碰地一聲關上船艙的門,留下阿薩佐一人。

紅色的惡魔挑了挑眉,淡色的眼睛瞇起。
從前那個乖順的小傢伙長大之後竟然也有這樣的火爆性子,他還真是沒有料到。
不過這樣更好,阿薩佐覺得這樣的激流很性感,而且活力十足。

他愉悅地甩著尾巴,開始盤算著更多邪惡念頭,完全把剛才那些不怎麼具威脅性的警告拋諸腦後。


(END)

====================================================

阿薩佐超萌的我要跟阿薩佐的尾巴結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