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搬家了:http://kd666.weebly.com/
  • 1051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X-MEN同人】 今日的晚餐

當激流臉上浮現兩片淺淺的紅暈時,阿薩佐就知道這大概是極限了。
他作勢要拿開激流手上的杯子,但是卻換來一個迷濛而且不滿的瞪視。
「還沒喝完,不要收。」他年輕的戀人現在滿臉紅通通的,熱熱的臉龐帶著不知所措的傻笑,濕潤迷茫的眼神就像高潮那樣……不行不行,他不能再想下去。
他的賈諾斯酒量極差,只要隨便喝幾口就會醉得不像話,偏偏艾瑪和尚視美酒如命,到處都放了酒櫃,而阿薩佐想著,在餐前喝點香檳應該不會怎麼樣的,那對他來說就和汽水一樣──他錯了,他太高估激流的酒量了。
「嗯……薩佐………呵,」幸好,今天的晚餐依然只有他們兩人,他可不想讓其他任何人看見激流這副性感又毫無防備的模樣,話說回來,激流曾有那麼一次在眾人面前喝得爛醉(把他灌醉的尚沒想到他酒量這麼差,拍拍屁股逃之夭夭),艾瑪簡直像得到了一個稀奇的新玩具,竟然趁著他意識不清時大玩換裝遊戲!要不是阿薩佐及時阻止,恐怕等他清醒時,會發現自己在基地裡裸奔。
「好了,小朋友,你不准再喝了。」他扶起激流,打算將他帶回房間,但是青年全身熱呼呼又軟綿綿的,讓他難以使力。
最後,他只得打橫將他抱起,嘆了口氣,用瞬間移動回到了寢室。
他將激流放在床上,努力維持著自己理智的冷靜,他年輕愛人的身體柔軟又溫暖,肌膚像是能吸住他手一般的柔滑,他深呼吸,費了一番功夫將心中那些雜念排除在外。他可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但是趁人之危?不,這點忍耐力他還是有的。
「呵呵……薩佐……」只可惜躺在床上的那個完全不懂得阿薩佐的努力,他口齒不清地喃喃自語,一邊拉開自己的領口。「呼……熱………」
阿薩佐倏地起身,他決定不要再這樣折磨自己的意志,離開房間是現在最正確的選擇,但是激流卻一把抓住了他的尾巴,皺著眉看他:「你要去哪裡?」
去能夠遠離你的該死誘惑的地方,阿薩佐想著,他無法阻止自己的視線不斷往青年凌亂的衣擺下瞧。
「阿薩佐,我好熱。」激流扯了扯衣領,但是手指笨拙地解不開扣子。「幫我。」
「……你這是在玩火。」男人挑眉,青年卻嘿嘿傻笑了一聲,這小子,打從一開始就是故意的嗎!
他欺身上床,正打算解開他的襯衫時,沒想到激流一把將他拉下,轉了一圈,然後撐起身子跨坐在他身上。
「?」阿薩佐有些不解地看著他。
「呵呵……我…嗝,我要……報復你……」激流一邊打著酒嗝一邊咯咯笑,他抽起自己的領帶,胡亂將阿薩佐的雙手抬高綁起。
「嘎?」現在是什麼情況?
「阿薩佐……你好壞啊……」青年瞇著雙眼開始不安分地扯開阿薩佐的衣服,雙手笨拙又急躁地在男人胸前遊走。「你都……從後面來……只有我一個人,嗝,被看光光……」
什麼?這小子到底在說些什麼?阿薩佐一頭霧水,想了半天才搞懂,他是在不滿之前幾次他們做愛的體位嗎?
「我也……想要看你啊……」終於,他順利剝開了阿薩佐原本整齊的衣物,男人精壯的身體暴露在他眼前,激流原本粉紅色的臉頰又脹紅了幾分。「我也想…看你,我想看你做愛時的表情,也、也想看你…高潮時的樣子……」他越說越小聲,言語挑逗向來不是他的專長,但是在酒精的助力下,算是很不錯的進步了。
「所以……這次,你逃不掉了,」他開始解開阿薩佐的褲頭,把皮帶扔到一旁,然後帶著興奮又期待的眼光看著從黑色西裝褲內冒出頭來的紅色勃起。「乖乖……束手就擒吧……」

這小子,喝醉了後什麼都做得出來嗎!?
阿薩佐驚詫地看著醉昏頭的激流,有些懊惱地感到他剛才努力築起的意志就這樣輕易地被擊碎,但另一方面,卻又對這樣主動而大膽的邀約心癢難耐。
啊,他的賈諾斯啊,為什麼總是能一再挑戰自己引以為豪的理智呢?

醉茫茫的激流開始趴在阿薩佐身上嘖嘖亂親一通,他跨坐在男人的腰腹上,弓著身子舔吻著男人凸起的鎖骨,臉頰磨蹭著他寬闊的胸膛,他靈活粉嫩的小舌有些羞怯,但帶著更多主動地啃咬著阿薩佐的乳頭,這讓男人低吼了一聲,這小惡魔,竟然如此慾求不滿,他還以為平常自己疼愛他的次數夠多了,還深怕把這副纖細的身子操壞,看來自己根本是多慮了。
當激流的舌頭來到自己早已硬挺的勃起時,阿薩佐不禁倒抽一口氣,那個濕潤火燙的小舌頭說有多邪惡就有多邪惡,他真的他很想就這麼直接反過身來好好教訓一下這不知天高地厚挑逗他的小傢伙,但是看在他這麼努力『報復』自己的份上,也許他還能再等一等。
而意識早已渙散的激流現在終於遇到了困難──他可以輕易扯下阿薩佐的褲子,卻解不開自己的,他發出惱怒的哼哼,然後一臉不滿地瞪著被他壓在身下的男人:「你都不幫我……」
「哦?是誰先把我綁在這兒的啊?」阿薩佐動了動手,那個胡亂綁起的束縛他隨隨便便就能掙脫,但是他好整以暇地瞅著青年,等待著他的下一步動作。
「幫我嘛……」激流皺著臉哀求,他已經沒有多餘的耐心和力氣再對付自己身上的衣服了,阿薩佐啞然失笑,輕易鬆開了被領帶綁住的雙手,然後俐落地將自己和青年身上剩下的幾件衣物全部扯掉,扔到床下。
「隨便玩火的代價是很高的,你準備好接受懲罰了嗎?」
「嗯……」激流乖乖地點了點頭,阿薩佐火熱的勃起卡在他雙腿之間,他已經沒有辦法再忍耐了。
紅色惡魔歪歪地扯起唇角,倒出一些潤滑油塗在自己和激流上頭,接著沒有多餘的矯揉造作,便毫無預警地貫穿了他。
「哈──啊───……」激流坐在男人身上,這個姿勢讓他無處可逃,只能將阿薩佐又粗又長的陰莖全部接納,以往阿薩佐都會慢慢進入以讓他習慣,這是第一次,他在一開始便將他全部吞入。
「嗯……嗯……」激流顫抖著身子,陣陣酥麻感從交合處傳來,襲捲他的全身,「太…深了……啊…阿薩佐……」他的腰已經沒有任何支撐的力氣,他軟倒在男人胸膛上,只靠著阿薩佐的手將自己撐起。
「你真美味,賈諾斯。」阿薩佐舔著他的耳朵,扶起他的腰,然後開始律動。
激流隨著他的動作發出一連串甜膩的呻吟,他迷醉地看著阿薩佐,他看著男人進入他時性感的表情,紅色的額角滲出汗珠,他努力將發抖的雙腿再張開一些,換取男人更深的侵入。
「好、好熱……」他逸出喟嘆,「…阿、薩佐、好燙…好大……」
「喜歡嗎?」
「好舒服……」他羞紅著臉乘受男人的親吻。「好喜歡……」
阿薩佐一隻手捏著他光滑緊實的臀部,另一隻手支撐著他,讓他保持著重心,不會因為過多的快感而癱倒。
阿薩佐在他體內不斷進出,每當快要離開他的身體前,又重重地拉回來,最後,激流顫抖地尖叫了一聲,將白濁的體液噴灑在阿薩佐紅色的胸膛和臉頰上。而同時,阿薩佐也在他體內解放,但沒有立刻拔出,他留在激流的體內,火燙的液體隨著激流趴倒在男人身上而汩汩流出。
「啊,我的賈諾斯。」阿薩佐在他耳邊呢喃,用低沉有些沙啞的聲音喃喃唸著他的名字。
激流喜歡聽阿薩佐叫他的名字。
賈諾斯,賈諾斯,賈諾斯。
阿薩佐的俄腔英文,讓他的名字聽起來比較像是亞諾什,他覺得這樣聽起來很好,自己的名字在阿薩佐口中就像是綿綿情話,當阿薩佐用低沉的聲音呼喚他時,他確實感受到自己正被阿薩佐寵愛著。
啊啊,他太喜歡阿薩佐了,無論是身為導師的他,還是身為戀人的他。他喜歡到不知如何是好,覺得自己很吃虧,阿薩佐肯定不會懂自己此刻的心情,也肯定無法想像自己有多麼喜歡他。
「小笨蛋,胡思亂想什麼?」敏銳如阿薩佐,當然看出來激流看著他的眼神若有所思,他捏了捏戀人的臉頰,寵溺地將他再抱緊了些。
「沒什麼,你不懂啦。」他賭氣地哼了哼,將臉埋在阿薩佐胸前。
「看來你酒醒了?」阿薩佐發出戲謔的微笑,看著身上的青年又將臉更埋深了一點。
「閉嘴,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他羞窘地紅著臉道,高潮的餘韻在他身上尚未退去。
「我想,下次該讓你試試龍舌蘭才對。」
「阿薩佐!」他拿起枕頭就往男人臉上砸去,只不過輕易地就被擋下。
「好了,不逗你了。」他有力的雙臂將戀人抱住,在他耳邊輕聲道:「睡吧,我的小兔子。」然後在他臉上啄了一口。

好好睡吧,他親愛的,深愛的賈諾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